伟德国际|伟德国际1946|伟德体育欢迎您!!首页
四川 | 国内 | 国际 | 焦点 | 关注 | 原创 | 时评 | 区县 | 军事 | 时尚 | 社区 | 视频 | 娱乐 | 女性 | 财经 | 体育 | 房产 | 理财 | 居家 | 教育 | 汽车 |
您当前的位置: > 女性 > 正文

重马小记:骚起来!42.195的精神控制与反控制

2017-09-04 10:00
来源:未知
记者:admin 编辑:admin

蒋东镭

3月22日,重庆滨海公园。半小时后,随着重庆马拉松的发令枪声响起,我的第8个马拉松全程也将由此开始。

可以说,对于重庆马拉松,我的准备相当不充分。在跑量上,由于去年12月盲目加量导致受伤,进而带起了已多年未发作的痛风,导致我今年前3个月的跑量分别为54.6km、119km和90km(截至重马前)。在补给方面,和过去带上一堆能量胶、能量棒、盐丸甚至自备放了电解质泡腾片的水不同,除了组委会发的1条能量胶和1个能量棒外,我只额外拿了1条能量胶。

按说这样的准备,实在是对重庆马拉松有些不尊重,然而恰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跑出了4小时13分45秒的个人最好成绩(PB)。PB的结果,完全没有出乎预期,这主要是因为我在精神方面的准备充足。

在月跑量不足100km的情况下,重马大体上符合预期,实现了PB

跑马拉松时,最先疲劳的是哪里?对我来说,是意志,是精神。当头脑里一个“放弃”的念头闪过并被不断放大,这场比赛的结果也许已经注定。而大脑发出的信号,也调低身体的忍耐限度,让马拉松过程中的那种痛苦,变得无法忍受。也许正因为如此,在过去两年的6个马拉松中,无论我的月跑量是150km还是260km,都无法将哪怕是6分/公里的配速保持到比赛最后,从而屡屡无缘4小时30分大关。相比之下,那些曾经向我请教马拉松参赛经验的所谓新手朋友,其中很多跑量还不如我多,转眼就跑进4小时30分甚至4小时,实在是让人感慨世界的不公。长跑界知名人士宝爷(董宝青)曾经说过一句话,大概意思是认为那些在马拉松赛场上跑跑走走停停的人,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完成马拉松。按照他的标准,其实我只是个马拉松新手啊……

怎么能打破这种魔咒?每月300km甚至500km的跑量也许能做到,但在我看来,更直接有效的方法是进行精神控制。我的顿悟发生在2月22日的东京马拉松,在经历了脚伤、痛风和极低训练量后,我对比赛成绩已经完全不抱期望。然而,在整个东马的过程中,我却始终被一种复杂的情绪笼罩,其中或许有在异国他乡跑马的新鲜;也许有面对路边市民拿出的多达10余种点心水果的感激;也许有看到连皇家警卫队交响乐团、陆上自卫队军乐团都为比赛选手现场演奏时的惊讶;也许有在最后5km上坡路上听到路边播放《拳王洛基》主题曲的悲壮……总之,这些情绪让我的精神直到完赛都无暇疲劳,并最终突破了两年都没有进入的4小时30分大关。

和装备等物质条件相比,精神上的准备似乎更重要

似乎是打开了新的精神世界,在东马之后,我的训练配速迅速提升,每公里时间从1月的6分半,到2月的6分,再到3月的5分半。于是,在东京马拉松跑进4小时30分之后,重庆马拉松我决定将目标大胆地定在4小时以内。

当然,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我针对自己的特殊情况制定了充分的参赛计划如下:

首先,开赛前充分酝酿情绪,我选择了悲伤这种情绪作为开场,你知道,生活如此艰难,伤心的事真是可以信手拈来,随便拆穿一两件都能让人泪流成河;

其次,在比赛中尽量分散注意力,这个方法有很多,比如看身边的cosplay、看路边的奇怪建筑、想一件能有成就感的事、思索一个困难的哲学问题等等;

再次,穿上骚气的衣服自high(cosplayer大致可被归于此类),冲着所有相机摆POSE,时不时发出Michael式的尖叫;

赛场上的cosplay,是分散注意力的好方法,图为今年东京马拉松。

最后,积极和围观群众互动,对他们提供的食物来者不拒,对他们伸出的巴掌,用巴掌拍过去。

以上几条当然不是凭空想来的,实际上借鉴了自己的东马PB经验,以及众多大牛的PB大法,比如第三条就借鉴了PB在3小时以内的《GQ》杂志视觉总监苏里的经验,那就是在后半程脱掉上衣露出肌肉,让观众兴奋,从而使自己兴奋!第四条则源自我在东马赛场上的经验,当时我是在连续吃下2个豆沙面包、1块奶油蛋糕、1个橘子、1个香蕉、3个小西红柿后打着饱嗝实现PB的!而且,东马全程我不知对路边的热情观众说了多少个ありがとう(谢谢),每次说着说着真就忘了腿上的疼。

在路边投喂食物的观众,是每个参赛者的精神导师,图为今年东马现场,这样的场面在重庆无法看到

重马的开场如我所料,发令枪还没想起,我已经在起跑点被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了(抱歉无法透露所想的悲伤之事)。带着这种情绪起跑,让我迅速进入5分30秒的既定配速。路上包括漂亮妹子在内的任何奇特人士,尽量不漏,可惜重马的号码簿不像去年北马,上面没有名字,否则或许还能搜个微博什么的加一下。随着我逐渐构建起强大的精神壁垒,事情的发展甚至超出了事先预想,以往起跑10km之内必上厕所的我,竟然都尿意全无了!简直炸裂!

大约10km左右,我追上了400兔子团。在我看来,跟随兔子的好处和坏处都很明显,坏处自然是自己的节奏被打乱(记得北马跟着不用上厕所的兔子,到25km简直要尿崩了,那种酸爽……),而最大好处自然就是可以更好地让自己分散注意力。正想着,身边一个大叔打开了自带的便携音箱,一首不知名的、最炫民族风like的歌曲飘入耳中,这下无论哪种思路都能被打乱了!我还没来得及向他表达我的感激,身边至少180cm的大哥目露凶光地几乎是命令他关掉了音箱,真是短暂的幸福。

在35km以后,我的配速疯狂下降,显示了这场精神攻防战之惨烈

波澜不惊的,我在前30km的配速都保持5分30秒以内。吃掉身上仅有的两个能量胶之一,我逐渐发现,事情似乎出了点儿问题。其一,重马赛场的观众完全不热情,很难互动(在这方面,他们真该向兰州学习,那里有我在国内见过的最热情的观众。当然,重庆人民也许都是外貌协会的……);其二,观众们都没有向我投喂食物的打算,因为他们跟本就没带任何吃的!而官方补给也只有水和饮料,甚至连香蕉都没有?!我可是期待着在赛场上吃到毛肚、鸭肠、黄喉甚至脑花的啊!其三,重马赛场的cosplay实在少得可怜,想找个骨骼清奇的人都难。而恰恰这时,重马最大的坡道来了,400兔子团离我远去,我开始控制不住精神了。我是多么想像苏里大神一样,能把衣服一撕,让观众为我的八块腹肌而尖叫(这也许是核心力量训练对提升跑马拉松成绩的最重要作用),可惜我既没有8块腹肌,也舍不得我的衣服。为什么观众都认不出我的亚瑟士东马纪念款K21,不冲我欢呼一下呢,那是多么骚气的黄色啊……

就这样,从32km的大坡开始,我的配速逐渐下降,腿部肌肉也开始显出要抽筋的迹象。35km,我吃掉剩下的一个能量胶,将配速放到尽可能低,只要不抽筋就不完全停下来(所幸到最后都没有抽筋发生)。这时,我又想到一个提振精神的好主意,那就是在微信群里和关心我的小伙伴们互动,再给在终点等我的老婆打个电话什么的。就这样,忍着大腿小腿要抽筋的疼痛,我也算是全程跑完了重马。由于有前面的时间保底,尽管没能实现赛前目标,但至少也算实现了PB。

如果按照宝爷的标准算,东京马拉松是我完成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马拉松,重庆马拉松可以勉强算是第二个。我认为,虽然我的精神控制法在后半程没有按计划实现,但这个方向还是值得肯定的。当然,月跑量还是要有的,但我认为月均170~200km已经足够破4小时。而最最关键的是,为了能更好地应对现场的各种突发情况,当务之急还是要练好核心力量,以便能在后半程把衣服撕了。

把衣服撕碎吧,其中蕴含着强大的精神力量

    本网(平台)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。